相關信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沒有資料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厲教育是一種危險教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admin 來源: 日期:2014/5/5 11:19:07 人氣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3-11-15    北京青年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謂嚴厲教育,是指以打罵、懲罰和羞辱為主要手段,對未成年人進行強制性改造的一種行為。雖然目標指向是好的,希望孩子做得更好。但由于它不尊重兒童,不體恤兒童身心發育特點,不符合人性,實際上并無教育要素,只具有一種破壞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厲教育究竟會造成怎樣嚴重的后果,下面的兩個案例是比較典型的注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歲女孩偶爾的尿床行為遭到父母的嚴厲糾正,沒想到這件事幾乎毀了她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曾經接觸過一位單身女士,當時年近四十,一直沒結婚。她是因為嚴重的抑郁癥來找我的。在我們的交談中,她談到了自己的童年成長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父母都是小學教師,對她有很好的早期啟蒙教育,在各方面要求也很嚴。她在很小的時候就會背很多經典詩文,聰明伶俐,而且認字很早,上小學就讀了不少課外書,學習成績一直很好。但她父母在她童年時期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,這個錯誤發生在她5歲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起因很簡單,就是有一天她尿床了。父母為此大驚失色,說你2歲就不再尿床了,現在都5歲了,怎么反而又尿床,越活越倒退了。父母的話讓小小的她非常羞愧,以至于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,心里非常擔憂,好久都沒睡著。但也許是因為太緊張,也許因為前半夜沒睡著,后半夜睡得太香,第二天早上醒來,居然又一次尿床了。這下子,父母特別不高興,說你是怎么搞的,昨天尿了床,今天怎么又尿了,是不是成心的?當時他們住的是大院平房,有很多住戶,她媽媽一邊抱著濕褥子往外走,一邊說,這么大孩子了還尿床,褥子曬到外面,讓別人看到多丟人。她爸爸板起面孔嚴肅地警告她說,有再一再二,沒有再三,這兩次尿床我原諒你了,再尿床我可對你不客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母的話讓小小的她內心充滿羞辱感和恐懼,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晚上,她更害怕得不敢睡覺,直到困得堅持不住,沉沉睡去。結果是,她連著第三次尿床了。這令父母簡直震怒,不但責罵,而且罰她當天晚上不吃飯喝水。雖然當天因為空著肚子睡覺,沒尿床,但問題從此陷入惡性循環中,從那時起,她開始隔三差五地尿床。父母越是想要通過打罵來讓她克服這個問題,她越是難以克服。父母可能后來意識到打罵解決不了問題,就開始帶她找醫生看病,吃過很多中藥西藥,都沒有作用,直到成年,仍不能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件事幾乎毀了她一生。天天濕漉漉的褥子、尿布以及屋里的異味,是烙進她生命的恥辱印記,她原本可以完美綻放的生命就此殘缺了?即髮W時,她取得了很高的成績,完全可以報考北京的名牌大學,但為了避免住集體宿舍的尷尬,第一志愿填報了當地一個學校,以便天天晚上回家。大學四年,她不敢談男朋友,自卑心理讓她拒絕了所有向她求愛的男同學。工作后,談過兩次戀愛,都是男方發現她有這個毛病后,選擇了分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對我說:直到上大學前,她一直認為自己這個毛病是個純生理問題,是一種泌尿系統的慢性病。后來才慢慢意識到是父母的緊張和打罵造成的后果。結束第二段戀情后,她割腕自殺,被救了過來。出院回到家中那天,她終于在父母面前情緒暴發,瘋狂地向父母喊出她心底積壓多年的屈辱,并以絕食逼迫父母向她認錯。父母似乎終于也意識到問題的來由,雖然沒向她正面道歉,卻在她面前無言地流了幾天淚,痛悔的樣子終于令她不忍,端起了飯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這件事,父母都一下子蒼老了十歲,走路顯得步履蹣跚了。她知道他們已受到懲罰,心中既有宣泄后的舒暢,又有報復的快感。自此,這個毛病居然奇跡般地開始好轉,發生的次數大為減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她的生活卻無法改變,周圍凡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這個毛病。她像一個臉上被刺字的囚犯,丑陋的印記無法擦去,只好在三十多歲時選擇北漂,來到北京,希望通過環境的改變讓自己活得自在些。但骨子里形成的自卑和抑郁無法消退,再加上工作壓力比較大,很小的一點事就會讓她崩潰,對于愛情和婚姻,完全失去再去碰觸的熱情和信心,對安眠藥和抗抑郁藥的依賴越來越嚴重。雖然她知道自己不會再去自殺,但想到即便活到60歲自然去世,還要活將近20年,就覺得這實在太長了,太難熬了。她不知道該如何撐過這20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一個醫生在晚期癌癥患者面前束手無策一樣,我在她的痛苦面前也同樣感到無可奈何。教育中,有太多這樣的蝴蝶效應,本來小事一樁,家長完全可以用輕松愉快的態度來解決,甚至不需要去解決,問題也會自行消失。但由于家長用嚴厲的方式來對待孩子,不但無助于問題本身的解決,還會給孩子留下經久難愈的心理創傷,嚴重的甚至可以毀滅孩子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孩子一歲半開始,家長就想方設法阻止他吃手,甚至采用了打罵、針扎、抹辣椒水、24小時戴手套等做法。家長的殘忍不僅沒有解決問題,還使孩子的心理出現嚴重障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還見過一個四歲的孩子,父母都是高學歷,奶奶曾是單位主管會計,也很能干,且非常愛干凈。家長從孩子一歲半開始,就因為吃手指的問題和孩子糾纏不清。據家長講,最初阻止孩子吃手指,采用的是講道理,告訴孩子手很臟,不能吃,他們感覺一歲半的孩子能聽懂了。后來他們發現講道理沒用,就來硬的,采用打手的辦法,輕打不起作用,就狠狠打。但這只能起一小會兒作用,孩子一停止哭泣,就好了傷疤忘了疼,又把手伸進嘴里。后來,負責照看孩子的奶奶拿出縫衣針,只要孩子的小手一放進嘴里,就用針扎一下,并把針掛到墻上,故意讓孩子看到,但這也不能嚇住孩子。家長還采用過給孩子手上抹辣椒水,每天24小時戴手套等各種辦法,可是問題始終沒能得到解決,并且越來越嚴重。聽家長說,孩子還特別愛發脾氣,因為一點小事就大發雷霆,可以連續哭嚎兩小時,甚至會用頭猛烈撞墻,全然不知疼痛和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見到這個孩子時,他兩只手的大拇指已被吃得變形,兩只小手布滿破潰的傷口,傷痕累累。但孩子好像完全沒有痛感,還在用嘴啃咬雙手,用指甲摳開血痂。更糟糕的是,孩子的心理也出現嚴重障礙,不會和人交流,別人和他說話,他基本不回應,目光總是回避開來,神情冷漠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孩子的遭遇,讓我震驚于家長的無知和殘忍。孩子吃手是多么正常的一種現象,嬰幼兒最初是用嘴來感知和認識世界的,小手又是離他最近、唯一能讓他自主支配的東西。所以吃手幾乎是所有孩子的本能,根本不需要,也不應該制止。到孩子可以動用自己的其他感知器官認識世界時,自然就不吃手了,就像人學會站著走路后,自然就不愿意爬著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這樣一個自然的認知過程,家長卻要想方設法阻止,而且采用打罵、針扎、抹辣椒水等做法,簡直就是在刑訊逼供!一個弱小的孩子,在人生初期就莫名其妙地遭遇綿延不斷的殘酷對待,他的生命怎么能正常展開,怎么能不被扭曲呢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有的孩子對吃手表現出固執的喜好,到四五歲,甚至十來歲還在吃。這種情況往往和孩子的寂寞或自卑有關,是其他教育問題積淀的一個后果,吃手不過是孩子自我安慰的一種方式。遇到這種情況,家長更不該制止孩子吃手。應該做的是反省自己和孩子交流得多不多,相處方式是否和諧等等,并努力從這些方面去解決。單純制止吃手,是對孩子自我心理安慰的粗暴剝奪。即使從表面達到了阻止的目的,但孩子內心的壓抑和痛苦必須要找到一個出口,將可能出現更嚴重的心理問題和其他生理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前這個年僅四歲的孩子,他的心理已像他的一雙小手一樣傷痕累累。他揭血痂、用頭撞墻等自殘行為,并不是不懂得痛,而是內在的痛苦難以承受,又無法陳述和宣泄,只好用肉體的疼痛來轉移和緩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能說他的家人有主觀惡意,他們的主觀愿望一定是好的,也許他們比一般的家長更希望孩子成長得完美,所以對于吃手這樣一件小事也難以容忍,更何況從他們的陳述中我還了解到,在吃飯、睡覺、玩耍等幾乎所有的生活小事上,家長都同樣嚴格要求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長希望用各種規矩培養出孩子各種良好的習慣,而這對孩子來說,卻是自由意志被剝奪,活在日復一日的冷酷對待中。他的世界一直以來太寒冷了,已被厚厚的冰雪覆蓋,所以他下意識地要把自己嚴實地包裹起來,回避和外界交流,直到失去正常的溝通能力。這是一個弱小生命對抗惡劣環境的本能反應,畸形的生態環境只能讓他變態地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專門研究兒童神經系統疾病的蒙臺梭博士說過:我們常常在無意中阻礙了兒童的發展,因此,我們應該對他們的終身畸形負責。我們很難認識到自己是多么生硬和粗暴,所以我們必須時時刻刻盡可能溫和地對待兒童,避免粗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容分享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暫無任何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簡介 | 領導致詞 | 機構設置 | 證件查詢 | 成績查詢 | 網上報名 | 建議留言 | 聯系學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慶企業寬帶 萬州醫護專業 萬州計算機學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慶中意職業技術學!“鏅嗨©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:023-58693388 傳真:023-5869338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重慶市萬州區五橋長嶺大道72號(318國道旁) 郵編:404020 渝ICP備12000824號 學院郵箱:cqvist@163.com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丰满的少妇hd高清2